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·粥·寮

银河外位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也评《梅兰芳》  

2008-12-25 09:57:27|  分类: 絮絮叨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昨天去看了《梅兰芳》,感觉果然没有《霸王别姬》感动人。如果说《霸王别姬》是时代悲剧、人性悲剧,那《梅兰芳》就只是一部人物剪影而已。也许是两部戏的定调不一样,他们展现出来的以历史中的梅兰芳为原型的人物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 《霸》是把社会矛盾、人性挣扎血淋淋地揭露给人看的。在社会全体的共同虐待中,程蝶衣和其他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扭曲程蝶衣的不是戏剧、不是段小楼,也不是他的师傅或者其他人,而是在这个历史大转折的时代,社会和人性在不堪重负的压力下的卸力。《梅》中邱白如说“只有心中干净的人才能演出这样的情欲”,相比梅兰芳,程蝶衣才是心中真正干净的人——他在历史和社会的虐待下把一切寄托在霸王(不是段小楼)身上,纯粹地依恋霸王,把戏剧与人生重合成一体。对他而言,人生就像戏剧一样纯粹——纯粹的爱、纯粹的憎,没有灰色地带。所以,当历史和社会完成了转折,开始稳定下来的时候,段小楼实现了他的“还俗”梦,霸王消失了,程蝶衣没有了依靠,他的纯粹也没有这可以寄托的地方,所以他才选择了最后一次依恋霸王,把人生和戏剧一起终结在霸王怀里。

    《霸》是“不疯魔不成活”;

    《梅》是“输不可怕,怕才可怕”。

    可以说,《梅》的定调是相对乐观和向上的,梅兰芳与程蝶衣不同,他是一个活在现实中的人,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,他依赖福芝芳,依恋孟小冬,依靠邱白如,还有他的观众。程蝶衣把人生和戏剧融合,而梅兰芳则一直诉求给他一个自由的人生,一个不被戏剧束缚的人生——尽管最后他妥协了,或者说失败了,他最终失去了孟小冬。但是,他贯彻了十三燕教给他的理念:输不可怕,怕才可怕。他在与戏剧争夺人生的战斗中失败了,但在美国、在与日本人的争夺中胜利了。或者可以这么理解:正是他在与十三燕的争夺中凭借戏剧胜出,他才无法战胜戏剧,最终失去了孟小冬;正是他失去了孟小冬,才有了直面战斗勇气和气魄,才赢到了最后——不是战胜了戏剧,而是凭借戏剧,征服了世界。

    程蝶衣靠“疯魔”活着;

    梅兰芳凭“不怕”崛起。

    从这个角度看,梅兰芳要更有借鉴意义一些。“疯魔”这种人生态度,其实并不适合现实中的人生,那是极端的、激烈的、难以持久的;“不怕”的勇气,更能用在我们自己身上(或者说很适合现在金融危机下的我们)。在真正的人生中,我们需要的是“输不可怕,怕才可怕”的信念,才有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 但从戏剧的角度看,也许只有“疯魔”,才能出真正的艺术吧。把人生和戏剧重合成一体,这样的人,才能真正称为艺术家不是吗?日本的传统艺能界目前还沿用家族传承的方式,观世家、和泉家、野村家、市川家等等,野村万斋就曾调侃自己是“狂言机器”,用人生追求艺术的传承。

    最后,还是不得不吐糟一下梅兰芳与孟小冬的一段戏,唉……你们也太狗血和肉麻啦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