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·粥·寮

银河外位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火影同人]雪の纯白  

2007-03-05 17:56:21|  分类: 白日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の纯白

 

从遇见您的那天,到现在,所有的一切一切,我都清晰地记着。

1、

那天,毫无例外的下着雪,在我的记忆中,一如既往的,除了白色,还是白色。

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、十九天没有任何人跟我讲过话了。上一个对我说话的人,似乎是一个比我大一点的乞丐,对我说“滚开”吧,而我甚至没有给他回答。我想,我会不会有一天连怎么说话都忘了呢?

您走在木板桥上的脚步轻无声息,直到您的影子遮住了我,我才发现您的走近。

一抬头,便看见您的眼睛——

那是让我从此就沉溺其中不能自拔的眼睛。

漆黑的瞳孔,映着雪地反射的清冷的光;没有温度的视线,混杂了难以察觉的血腥;瞳孔里面,盛着满满的野心,却贫脊得空无一物……

——您的眼中,没有任何停驻您心中的人或物的反映。

所以我才说,您的眼睛和我一模一样啊。

我看出了您的讶异,是因为我说中了么?其实,这样空虚的野心是多么明显啊,您敢说,您不是为了填补这空虚,才武装起这样的野心么?

您对我说:“你就为我所用吧……跟着我。”

这样子的……这样子的命令……原来、终于,有人需要我了呢……

心里突然一下子闪过无数感觉,悲伤、疼痛、满足……各种各样的,不知多长时间以来的虚幻的生存,好像一下子变得实在起来。

终于……我也是被需要的了……

 

眺望着沉在雾霭雪幕中的雾忍村,您像在宣言似的说:“白,很遗憾啊,我要舍弃这个国家了。但是,我一定会回来的,把这个国家,掌握在手中。所以,我需要的不是安慰和鼓励这些没用的东西……”

我明白的啊,真的,您需要能为您所用的、永远不会背叛您的部下。

如果,如果这就是您需要的、只需要的,那么,我会努力,成为您所认同的,武器,或是,工具。

 

成为下忍后,我开始跟随您学习忍术、执行任务。

虽然我的工作只是为您的任务作些准备、打打前哨或者做些掩护,不过,能为您做些哪怕再小的事情,对我而言,都是无上的幸福呢。

每一次,按照您的吩咐布好爆炸符阵,或是帮您解决掉暗处的影子,或是掩护您作出攻击的时候,我都带着无比幸福的心情来做——因为这是您需要的啊。

 

还记得那一次我跟随您去杀一个砂之国的政要。

那一片干旱的沙漠,对使用雾忍术的我们非常不利。

对手是一个上忍、一个中忍。

隐身在砂岩后面,看着您在一片黄沙中苦战,难道我就什么都不能做吗?

在这沙漠之中,我还没有能力制造出水来,无法展开忍术的我对您根本毫无用处!您,不需要无用的东西吧。

您勉强躲过了上忍的手里剑,手臂被划出一道血痕。

是了!血!

手里剑是很锋利的呢,划在手上其实一点都不痛,稍稍一凉,血珠便成串地流下,一滴一滴,滑到风中。

结印。

几枚血针,悄无声息的靠近那个中忍。对付他,我还是有信心的。

又一阵狂风刮来,卷起漫天沙粒,周围一片昏黄。

由几名下忍护着的目标猎物已经避到砂岩林中,就要退到风沙圈外了,必须尽快解决掉这个中忍!

您的水忍术挡开了上忍的攻击,余波逼得中忍往一边退。

死角!

忍者的战斗,不容哪怕是一点点疏忽。一丝一毫的差错,代价就是性命。

“敌人死了,你就能活下去。”

这是您教我的。

中忍在又一阵狂风中倒下。

我在同时往目标飞掠而去。

 

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在繁闹的街上见过出巡的大名。

他们盛装华服,坐在装饰辉煌的车上,由几十个家仆簇拥着,浩浩荡荡的穿过拥挤的人群让出的街道。那些来不及避开的行人,或是收不及的摊档,会被威风八面的家仆粗暴的推倒。

我以为,那样的趾高气昂的贵族,应该有配得上出身的气度与风姿,起码,不会辱没了他们砂之国的名号。

可是,原来,他们,也不过是比跟我抢食的流浪狗还要低贱的蝼蚁而已。

望着那张肥胖而扭曲的脸,想象他盛装出巡的模样,对比刚刚的丑态,心里没由来的感觉到忍者不该有的讽刺。

啊,真的不应该的。您曾经说过,出任务的时候,决不应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

您解决了那个上忍,过来了。

“嗯。”

您点点头,眼中飘过一丝赞赏,裹住的嘴角扶起微微的轮廓——那是挑起嘴角的笑意。

没有人能想象我心中的欣喜若狂,尽管我依然如常的微笑:“结束了呢,再不斩先生。”

 

2、

您说过,总有一天,您要把这个曾经舍弃过您、也为您所舍弃的雾之国掌握在手中。

我一直把您的这个梦想放在心底。

成为您有用的工具,实现您的愿望,从遇见您的那时候起,就是我终生不渝的梦想。

所以,我成为暗部的一员,我要为您,把雾之国的黑暗掌握在手中。

那位负责带我的暗部上忍夜源老师曾经这样对我说过:

“白,你实在不适合作为一名忍者。”

我想他所指的是连我自己也不愿承认的心软吧。

不过,我还是要否定他的话,而且,我也以实际行动去否定了——我亲手,把手中的四枚钢针,插进他的咽喉。

然后,我成为雾忍村暗部的首领。

以我的年龄与资历来说,这确实是空前的呢。

不过,我更在乎的是,我所掌握的暗部,能对您有什么助力。

水影暗杀计划正按部就班的秘密进行中。

多名上忍、中忍连同他们所带领的部下都归到您的麾下;在水影身边暗插下您的人,连在黑暗中保护雾之国暗部都在您的掌握之中。

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

那一个多月,雾忍村接到的任务多为B级以上的难度,加上近来有传言雷忍的动向危险,很多有实力的上忍中忍都出任务去了,雾忍村内部的防御力量削弱了许多。

雾之国的雪季尤为漫长,从上一年的八九月份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五月份。那天雪下的特别大,没有风,留心一下的话,能听到四野雪花飘落在地上“倏倏”的声音。雪花把周围的树枝草木、屋子路桥,全都铺上了白皑皑的一层。屋外的积雪已经漫上了屋子的地板,屋顶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,村里的人家已经开始用长长的耙子清理屋顶了。

雷忍来袭。

他们来的目标,是雾忍村最大的忍术家族清水家的族长,清水宏源——夜源老师的兄长。来的人,是八名上忍。

让人瞠目的阵容。看来,雷忍对您委托的这个任务很是重视啊。

清水家的人应付不来,三名上忍赶去帮忙了,水影身边的防卫一下子空虚了很多。

时机,往往是稍瞬即逝的。

主屋里点的香,一向是经由严格的检查才被送进来的,对水影而言很不幸的是,负责检验的人,已经被暗中调换了。无色无味的麻药,随着香的烟雾弥漫了主屋。

由火符引燃的火,从水影所居的屋子四周开始烧,迅速蔓延到周围的房子。

主屋周围有防护,普通的火是烧不进去的。

可是,人能进去。

水影身边的护卫,除了他的四名心腹以外,都是暗部里您的人。

形势有利呢。

 

我不喜欢杀人。

可是,我也深深地了解,所谓的手下留情,对用性命执行任务的忍者而言只是侮辱。

我不愿侮辱这些曾经的部下。所以我下的命令是:杀。

看着曾经鲜活的生命,无声无息的倒下——暗部的忍者都通晓无声杀人术,连血都不会流出一滴——我不时会幻觉那是自己。

原来,我还是没能完全丢弃“命”、“死”这些无用的概念啊……

 

浓烟不受阻碍的从四面八方钻进主屋,撞进大门,看见倒在地上、前一刻还慌乱的部署防卫的尸体,我以为,您离成功也是不远的了。

只是,原来,有些事情并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。

正如我无法摆脱继承血继界限者的命运一样,为了这个梦想,您苦心经营了那么那么久,却依旧,落得这样一个结果么?

看着您与水影的对峙,和眼前的清水宏源。

是我,做得还不够么……

 

不是我们小看了清水或是水影,事实上我们对他们的实力有足够的重视。对清水,除了雷忍的八名上忍以外,我还安排了赶过去的三名上忍;对水影和他身边的四人,除了您和原来的五名上忍,我还带了七名上忍、十二名中忍过去——那些人,都是您手下的精英。

只是,我们小瞧了政治权力的力量。

雾之国的大名查出了我们向雷忍的委托。

功亏一篑。

 

从此,您只能带着我和几名出逃的忍者,一边逃避追杀部队的追赶,一边筹措资金、笼络力量——您依然没有放弃您的梦想,这点,让我在心底窃喜了很久。

因为,只要您还未放弃您的梦想,我对您而言,就还是有用的存在吧……

 

3、

那边的是涣野,远一点的是志也淘,受伤的是演次郎,倒下的是石水……

上次的事情死了很多人,水影也只能派出这些还没成气候的新手啊。

这些暗部追杀者,也不是多难对付,对您而言就更是小孩子猴戏了,只是,他们人多、紧追不舍,像打不死的蟑螂,对您是一大障碍。

卡多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,您的计划,需要以大量的钱财为后盾,更要有权力为支持。有了上次的教训,权力,是必须掌握的东西。把波之国掌握在手中,是您得到雾之国的跳板。

这个远离大陆的岛国,连忍者村的没有,这里的大名也是那么软弱无能。把这个国家的命脉掌握住,利用地利,可以毫无阻碍的发展巩固您的力量。

 

我想要,助您实现您的梦,除此以外的人、事、物,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。

因此,即使我亲见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乞丐蜷缩着佝偻的身影,看到浑浊着双眼的老人衣衫褴褛的颤抖,听到瘦骨嶙峋的小孩饿极的哭叫,绝望的母亲无力的叹息,还有无法养家糊口的男人懦弱的叫骂……

一切的一切,即便当中有多少我当年的影子,都无法撼动我的心意分毫。再不斩先生,我的生命中,有意义的、有价值的,现在,就只有为您存在的梦想而已!

所以,即使是那两个孩子,即使他们的身上有多少我的曾经,我也会为您,扫除一切的障碍——我不想夺取他们的生命,再不斩先生……

他们的自我的梦想、他们的热情与单纯,再不斩先生,那才是真正的单纯啊,为了梦想奋斗的冲劲毅力、为了同伴拼命的决心勇气,以及永不向命运低头的坚强!

我在他们的身上,看到了与您所说的不同的忍者之未来……除了“毁灭”以外的,未来……

 

不过,都无所谓了……

写轮眼卡卡西,果然是很厉害的呢。

我仍清晰地记得,当年巨大的冰柱穿过爸爸的胸膛,撕裂他的身体,脱落的头颅从屋顶落下,滚到我的脚边,惊恐的圆睁着的眼睛盯着我,却再也映不进任何的影像,再也不会笑眯了眼看着我说“我们的白是最可爱的乖孩子”……

原来,穿胸而过的感觉是这样的啊……

再不斩先生……很抱歉,我只能……到此为止了,我无法成为您理想中的武器,无法成为您完美的工具,可是,最后的最后,请让我最后为您做一次棋子吧……请让我为您……

……

再不斩先生……

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